Ghost La 大概已经沉入爷沼

大家好
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是我男朋友@三日月宗近
我超喜欢他
当然我也很喜欢本丸所有刀刀
尤其是清光光
清光光是陪我最久的小可爱

笑起来吧,安定
幸福起来吧,安定
只要你觉得幸福的话,无论忘记与否都不重要了
希望你一直开心地笑着啊
只要你开心的话就可以了
忘记也好不忘记也好,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了
不用隐藏,不用把悲苦埋藏在心底
笑起来吧,安定
希望你一直一直真心地,开心地笑啊
不需要刻意去忘记
不需要用战场上的疯狂发泄
希望你一直一直幸福着啊
安定
笑起来吧,发自真心地
我希望你幸福
我想要你幸福

我……

舰长的本丸日常☆中秋


中秋节当天,天阴沉沉的,只能看到滚动的浅灰色的云块。舰长虽说已经从昨天黑暗月饼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但因为天气的关系还是有些不开心。

“今天看起来没有满月可以看了啊……明明中秋节就应该赏月的……”舰长一边叹息一边喝茶“今年的铁观音怎么样啊歌仙?”
“是啊,没有满月的节日,真真是失了风雅。”歌仙望望天色再看看自己精心准备的芦苇的插瓶,默默摇头“茶非常美味,只是这天气……唉。”

舰长往后一倒,极不风雅地在榻榻米上滚了几圈并把手伸向堆得整整齐齐的镜饼。

不过被端着酱油团子的光忠及时按住了手,成功阻止了镜饼堆倒下的惨剧。“偷吃可不帅气哦,主殿。如果想要茶点的话,就吃这个光忠特制酱油团子吧。”光忠拿起一串团子喂给舰长,并扶起舰长让她倚在自己怀里。
“啊——呜~好好次~”舰长毫无形象地歪着光忠怀里,满足地咽下口中的团子,然后再次张嘴等待光忠的投喂。
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比如现在。

“小姑娘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比如在办公间等待许久的老爷爷?”姿容端丽的付丧神出现在走廊的拐角处,碧蓝的衣角和其上点缀的金色流苏随着他的步伐轻轻晃动。他的眼里含着一弯新月,眼波流转间的光华仿佛聚集了天上的繁星的光——
海底月上天上月,心里人是梦里人。

我,是忘了些什么呢?


“小姑娘不会是忘记了今天的任务了吧?虽然千子村正——”三日月矮下身,把舰长从烛台切怀里扒拉出来环进自己的臂弯“已经被带回了本丸,但是你想要的修行道具是不是被忘记了?”
“知道啦——但是就只是咸鱼一天而已又是过节——”舰长试图赖在茶室。
“不可以哟,小姑娘可不能偷懒啊。”三日月以不容抗拒的力道把舰长从茶室拖走……拖走……走……

“明明说过因为阴天要用看老爷爷来代替赏月的,现在却要把老头子独自丢在那里吗?”
“还是说,小姑娘又要——爬墙?嗯?”






——————
三日月真好看完全可以担当中秋节的月亮诶嘿嘿嘿嘿~
prprpr

舰长的本丸日常 中秋


中秋佳节,休伯利安号上也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于是舰长在就任一周年礼物后,又迅速收到了中秋礼物
——看起来很正常但是馅料一定很黑暗(芽衣做的除外)的女武神手制黑科技月饼,据说保质期长达……总之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吃的月饼。

“你知不知道我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芽衣的樱花米馅月饼是很好吃没错啦,布洛尼亚的水果糖炼乳月饼我就当是水果加奶黄。但是琪亚娜和姬子她们……方便面酱料包馅和辣味咖喱馅!还不如直接给我泡一碗方便面再来一盘咖喱饭呢!最过分的是德莉莎……绿色的……苦瓜馅!苦瓜!我……我……呜哇哇哇哇哇呜呜……”
大受打击的舰长扑在清光怀里痛哭流涕,悲伤无比。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眼睛肿了的话就不可爱了哦~”加州清光把舰长抱在怀里顺毛,抚摸她的头发,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神情半是无奈半是爱怜。
“不要伤心啦,大将!我给你热了牛奶,加糖的!”后藤藤四郎把温热的玻璃杯递给舰长。

“呜谢谢后藤,牛奶真好喝。”温热微甜的牛奶冲走了味蕾上横冲直撞的苦味,让舰长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瘫在清光怀里。
“啊,活过来了~真应该让鹤球来吃吃看,绝对是个巨大的惊吓~”

“哦?哪里有惊吓?”说鹤球鹤球到,只见一个白花花的脑袋从窗外探了进来,接着整只鹤就轻盈地翻进了茶室。
“这个就是惊吓吗?”修长白皙的手伸向了碟子里绿色馅料的月饼,然后……
鹤丸国永,重伤。
“真是……可怕的惊吓……”猛喝茶后吃酱油团子回血的鹤丸如是说。

无心大法好,看pokemon的时候出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舰长的本丸日常XIII

舰长今天要带客人回本丸,据说是她手下的女武神。 难得有客人要来,短刀们都很兴奋地帮忙准备点心,烛台切更是像长在了厨房里一样。

“呜哇!这就是舰长你的那什么……本丸???好大!” “笨蛋琪亚娜,太吵了。”
“在学园长面前不许大吵大闹!”
对于这样的喧闹舰长早已习惯,但芽衣的沉默让她不安。
“不用去劝架吗芽衣?”
“有德莉莎学园长在,不会有事的。”像是突然从愣怔中反应过来似的,芽衣的神情中仍残留着深切的怀念。 大概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吧?
小时候的芽衣,一定非常可爱!一定!
今天也在沉迷小姐姐呢,舰长。

之后的事情就如同它应该发展成的样子: 琪亚娜和鹤丸达成了恶作剧统一战线,布洛妮娅掏出吼姆玩偶向短刀播撒安利,德莉莎和某来派大太同病相怜(??),芽衣跟在琪亚娜后面随时准备给她收拾烂摊子……总之是非常和谐的场景(?)
至于舰长?她当然是在廊下瘫着。
小姐姐大好!
舰长的嘴角挂着的,是蜜汁微笑呢。

“哈哈哈,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甚好甚好。”三日月把装着和菓子的小碟往舰长那边推了推。
“是啊,悠闲的日子,没有战争的日子,真好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做实验的时候出货了!!!感谢大家!papa果然是本丸捞刀最欧的!

舰长的本丸日常XII

复健成功?
安定暖男,堀川也是
ooc
终于决定打乙女tag但其实是日常向?

看着团聚的左文字一家其乐融融的场面,舰长觉得长久以来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而这时髭切又提起了他记不清名字的欧豆豆。
“放心吧阿尼甲我一定把你弟弟接回来!”
“大包平……”
“太爷爷啊,大包平还没有实装呢,您老吃个仙贝喝个茶再等等哈,待会儿还得出阵打活动呢。”
总之今日的本丸依旧和平。

紧赶慢赶,终于赶在活动结束前把膝丸接回了本丸。开心得舰长跑了一趟开放世界beta,带回不少鲜肉食材和野菜食材交给管饭的烛台切,自己也屁颠屁颠地跑去厨房帮忙。
是的,舰长是会做饭的,虽然做得没有烛台切做的那么好吃,但也是还可以的水平。只是别看舰长平日里拳打死士脚踢泰坦的,唯独对切肉这一件事非常抵触。当然,惯用枪械的舰长切菜的水平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

所以注定了她只能递个盘子洗个菜。

“主殿是饿了吗?”同样来帮厨的堀川微笑着一巴掌拍在了舰长伸向食材的罪恶之手上。
“不不不,我只是有点馋……”舰长秒怂并打消了偷吃食材的念头。
“偷吃食材可不是好习惯啊。”负责看着汤锅的安定悄咪咪地递给舰长小半碗汤,汤里满满的都是肉和豆腐。“不要让他们知道哦。”
呜呜呜安定你真是好人!大好人!汤真好喝ww谢谢堀川大佬给的筷子。

“主殿要尝尝刚出锅的天妇罗吗?”烛台切笑眯眯地给坐在小板凳上喝汤的舰长夹了一筷子炸莲藕。
“谢谢咪酱!”
在管饭的人面前舰长永远乖得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谁叫人家是管饭的呢?
管饭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晚饭菜色丰富,大家也吃得尽兴。饭后,作为本丸的真·晚辈,舰长非常自觉地带着刚来本丸的几位熟悉环境。

“这里!是天命科技的结晶,是我建设本丸至今最骄傲的成果!”舰长在介绍手合场时一脸自豪,并打开了黯影模拟战斗准备让新人震撼一下——谁知道一打开投影出来的是自己的黯影。
你们平时是有多热爱殴打我的黯影啊喂!选择次数多到都变成默认选项了啊喂!
等等!髭切!髭切你怎么上去了!还拔刀?酷爱下来啊啊啊!

舰长内心呕血……
因为等级压制和不熟悉舰长的风筝流打法髭切最终还是被系统判负了,感谢大伟哥。
但是那个“很有意思我记住你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摔!
膝丸你怎么也跃跃欲试啊摔!

世上只有江雪好,江雪你是新刃里的良心。

舰长的本丸日常XI


短小

神奇的乙女向展开???

据说粟田口家的大哥在到本丸后就被某lv.70+天五拉到手合场敲打了一番。
但是这些舰长并不知道。她现在沉浸于联队战的地狱中,痛并快乐着。眼看着25000魂的小目标已经快到了,江雪就在眼前,而某源氏哥哥还遥遥无期。

“啊啊啊啊啊啊阿尼甲快来啊,来了我单开一队给你练级还给你放近侍啊啊啊……”舰长一边指挥第三队攻克最后的日战一边碎碎念。
“气氛真热烈啊,我也认真起来好了。”某天五哈哈一笑,把刚想上前自我介绍的某源氏扔进了灌木丛。

舰长,笑容渐渐消失.jpg

渐渐绝望的舰长换了一种召唤的方式。
“三日月你要是把阿尼甲带回来活动后一个月的近侍都是你的!”
最后一队队长三日月宗近陷入了沉思。

嗨呀好气哦,又要有人来抢关注。

气到真剑。

在爆出真剑连斩两个全刀装10血枪后三日月还是屈服于一个月近侍的福利。放了点水,漏了两把髭切给舰长。

就这点,不能更多了。
看着抱着髭切蹦蹦跳跳的舰长,三日月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当然之后马上又围着三日月蹦蹦跳跳了。)

“爷爷我跟你说髭切真的好慈祥啊比爷爷你更像老爷爷哦!”

三日月·突然放心·宗近,今天心情也很好。

“主殿开心就好,哈哈哈。”

“麻烦照顾我的欧豆豆……叫什么名字来着?”
“阿尼甲你先去熟悉一下环境我这就去给你捞欧豆豆!还有欧豆豆叫膝丸膝丸膝丸!”

放心得太早了呢,三日月先生(笑)。

舰长的本丸日常X


ooc注意
晒欧警报


玄学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比如说无心玄学。
因为名为不动行光的短刀和名为明石国行的太刀都是在舰长思考晚饭吃什么的时候到来。
回到本丸后,长谷部把不动行光安排在自己附近,而某著名懒癌则是入住了早就安排好的来派房间。看着爱染拖着这一位往房间走,看不下去的舰长赶紧把懒癌架起来给爱染减轻负担。肩上的重量,让舰长坚定了赶紧把萤丸接回家的决心。

但这不重要,人生三大问才是舰长烦恼的根源。舰长每天都会认真地思考早上中午晚上分别吃什么,完全无视了管饭的人是光忠这一事实。
不过光忠也不担心,因为舰长不挑食,只要不放多了糖就能吃得很开心,吃完了还会帮忙擦桌子洗碗。只要不总是念叨什么龙二君做的饭好吃就更好了。
总而言之,审生的第一次战扩,成果是喜人的。
看着“欢聚一堂”的虎彻三兄弟,舰长这样想着。
但是她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很长一段5-4循环到崩溃的日子。

——舰长不咸不肝的分界线——

在时之政府放出源氏兄弟联队战的消息时舰长是兴奋的,因为她到现在为止也只有莺丸一把四花。而本丸的其他刀剑对于新同伴也大多持欢迎态度。
唯有某位天五老人,日常的哈哈哈里埋藏着深意。
“25000魂就能把江雪带回来了!宗三你开不开心!”舰长兴高采烈地把政府的公告拍在宗三和小夜面前的桌子上,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立马拉上一队去5-3练级。然而在她背后,宗三默默地戳着盘里的柿子。(宗三:所以为什么我今天又要种田?)
5-3点成果无疑是可喜的,御手杵和蜻蛉切的相继入队给为联队战10血枪烦恼的舰长打了一针鸡血。结果就是舰长扛起了FR-2000压着刀男们5-3无限连。
所谓有志者事竟成,在某一天的5-3loop中,舰长又捡到了新刀——
在纷繁的樱花中显现的,是粟田口的大哥,一期一振。
据队里的太郎透露,那一刻的舰长简直和他喝多了的弟弟有的一拼——
舰长先是把队里的清光抱起来转了好几圈!然后又扑过去抱着新刀嗷嗷地哭:“这么久了我终于有欧气了呜呜呜呜呜呜,药研你看啊我把17尼带回来了呜呜呜呜呜呜……”就这样舰长一边呼唤着不在场的药研平野前田等粟田口短刀的名字一边扯着一期一振的胳膊跑回了本丸。
当天也在现场的清光补充说,就连某天五现身锻刀炉那一次都没见过她那么激动。

然而事实上,舰长在面对17点时候是很怂的,即使他只有一级。
因为后藤地下城舰长一层也没挖。
一层也没。
当然舰长也没有博多。
怂巴巴.jpg
尤其是她被得知此事的17的脸色吓到之后,更怂了。
仿佛能看到以后水深火热的日子。

舰长的本丸日常IX

我流宗三
ooc
的确是我想对宗三说的话
我家的宗三其实只要出阵好像就很开心




舰长一直搞不清楚宗三的态度。
如果说是喜欢现在的生活,为何要把“笼中鸟”的旧事挂在嘴边?如果说是讨厌现在的生活,远征归来又为何要说错那样的话?
一直过着单调女武神生活的舰长不懂这些。
但这不妨碍她找宗三谈谈。
“宗三啊,你……依旧觉得自己是被束缚着的吗?”
“您说呢?”宗三脸上笑容不变,轻轻巧巧地把球踢了回来。
“老实说,我不懂这些,真的。”舰长端着她的茶杯,窗外是本丸灿烂的晴空。
“但是我能告诉你,这个本丸不是你的笼子——它是你的巢。巢从来不会干涉鸟的行动,但是它会一直在这里,等着那只鸟飞回来。”
话很糙,但是舰长脸上的表情异乎寻常的严肃。
“我自从崩坏开始后就一直独自逃亡,进入天命后也常常是一个人。我不太懂怎样和人交流,但我必须确定我没有失职。”
“所以,请告诉我你是否有不满的地方。”
“我会做出调整的。为了你,也为了这个本丸的大家能安心的生活和战斗。”
“拜托了,请告诉我。”
舰长非常认真的盯着宗三的眼睛。
“您……是认真的吗?”宗三依旧保持着他标志性的浅笑。
“是。”舰长的眼神中充满了决心。
“并没有呢。”宗三的神情……似乎有些微妙的放松。
“呃……那你要去出阵吗?”舰长好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弯而有些发愣。
“您请随意安排。”宗三似乎对这个话题感到厌倦,于是起身离开了。
舰长呆滞了一瞬间,突然就精神百倍地招呼队伍去刷5-4。
总之,先把江雪带回来吧!
也为了接下来的战扩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