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ost La 在爷沼沼底喝茶

近期原创文更新中
但是绝对没有放弃同人!
给大家介绍一下
这是我先生@三日月宗近

遗失名字的魔女与迷路的精灵

魔女集会paro、

三明婶

私设如山,我流三明注意!

不雷者往下看


从很久很久以前,魔女就在这片大地上四处游荡,没有人知道她接下来会去哪里,没有人知道她存在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她不会老去亦不会死亡,不曾作恶也很少为善。人们见过她,无论是在精灵的密林还是在人鱼的深海,那一对像树枝一样向着天空伸展的灰角都无比醒目。一位著名的精灵族贤者说,魔女之所以在这片大地上四处游荡,是因为她遗失了自己的名字。但是魔女找回名字之后会怎么样呢?贤者对此闭口不谈。

 

某一个秋日,魔女像往常一样在大地上旅行。她行走在人类贵族的猎场里,橡树的落叶让这里看上去像是金色的神宫。魔女在小河边停驻,一边叹气一边对着河水撇掉角上挂着的叶子和小树枝,然后绕开了四处挑事的雄鹿。

【到底是什么时候长出这双角的啊......】魔女无奈地想【每年秋天都会因为这双角被年轻的雄鹿挑战,真是伤脑筋啊......还会挂这么多叶子和小树枝】

而今天,倒霉的魔女再一次体会到了角的不便。

“劳驾别扯我的角谢谢!我跟你走!跟你走还不成嘛!”被高大的老雄鹿头领叼着角的分支一路扯进了森林深处的魔女感受到了深深地无奈,直到她看到终点处的景象——

“精灵?”

魔女在大地上旅行的时候曾到过精灵的森林,但是就算是高阶的光精灵中间也很少有这么漂亮的存在,尤其是夜空般的眼眸中那两弯金色的月亮。

“光精灵的幼崽?你家里人没告诉过你不要到人类的领地来吗?随便迷路会被抓走哦?”灰色的魔女弯下腰戳了戳精灵正太的脸颊,果然软软的也滑溜溜的。

“你就是传说中的魔女吗?”亮闪闪的眼睛里盛满了笑意,一点也看不出与族群失散的、弱小的精灵幼崽应有的惶惑“哈哈哈哈,你想的话,可以摸哟。”

【是个礼貌又安静的娃子欸!】经常被人类幼崽的尖叫袭击的魔女突然对眼前这只漂亮的光精灵幼崽充满了好感,加之过去的旅途中曾受过精灵一点恩惠,魔女决定把这只幼崽送回精灵的森林。

“你是怎么迷了这么远的路的?”这里和精灵的森林几乎隔了一个大陆,天知道他是怎么一个精灵跑这么远的,怕不是撕了家里的传送卷轴。

这样想着的魔女,突然就头痛了起来。【说不定也是个不省心的熊孩子啊】

“我出来旅行。”精灵这样回答她“然后迷路了,一直走就走到了这里。”

【果然是个熊孩子吧!】魔女绝望地想着。

然而魔女依旧带着这个精灵,开始了他们横穿大陆的旅途。

首先得离开人类的地盘,幸好猎场位于人类国度的边缘,要离开不用多长时间。一路上魔女牵着精灵的小手绕开犬吠和马蹄,不停地向前走,直到他们的双脚踏上的不是金色的落叶而是开满野花的草甸——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到达大平原了。

但是天色渐暗,野兽的嗥声四起,精灵虽然一言不发但面上也显出了疲惫。

“露营吧。”

“好的魔女小姐,需要我帮忙吗?”能停下来休息,精灵表现得很高兴,大概是真的累了。

“不用了,做个乖孩子,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坐着就行。”

魔女选择了一片避风向阳的缓坡扎好帐篷,并在四周洒下隐藏气息的药剂。她挥挥手,带刺的灌木就在帐篷周围生长起来,将帐篷和旁边的精灵保护起来。

“我去做晚饭,你去帐篷里给自己找张床吧。”

“魔女也要吃东西吗?”

“我不需要,你需要。”

“......”

晚饭是草甸上的蘑菇和野菜加麦仁煮成的炊饭,调料只有盐。

 

第二天他们继续翻山。也许是一起吃过饭的原因,精灵变得活泼了一些,开始主动找话题和魔女聊天。

“魔女小姐不会飞吗?”

“会。”

“那魔女小姐为什么不直接用飞的把我送回去?”

“你不是说出来旅行吗?不满意我现在给你撕一张定向传送。”

“不,和魔女小姐一起旅行很愉快,使用传送卷轴算是浪费了。”

“小小年纪说话老气横秋的。”

“还真是把我当小孩子看了啊——你不也是一副小姑娘的样子吗?”

“魔女是不会老的,你不知道?”

“那你找到名字之后呢?”

魔女沉默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魔女和精灵安静地赶路,没有人再说一个字,直到夜幕降临。

“魔女会消失。”魔女抱膝坐在帐篷前的空地上,篝火余温尚在,天幕上群星之河分割夜空。

“为什么会消失?”

“魔女是‘遗失了名字的魔女’,一旦找回了名字,‘遗失了名字的魔女’就不存在了。”

“会变回遗失名字之前的样子吗?”

“不清楚——你知道得挺多的,研究过我?”魔女突然凑近了精灵的脸,仔细观察他的眼睛,然后恍然大悟“我就说你怎么面熟,这双眼睛和精灵族那个谁一毛一样嘛!你是他孙子?”

年幼的精灵僵住了,然后面色古怪地盯了她好长时间。

 

“你真的这么想?”最后精灵这么问她。

“是啊,不然嘞?”魔女不明所以,不过精灵好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好几次差点从带他们过雪山的雕齿兽身上翻下去。

“从这里走到精灵之森要好几年呢!你这样子我还是给你撕一张定向传送吧!”

“抱歉抱歉,以后不会了。”似乎恢复过来的精灵笑眯眯地回答了她“继续走吧,我们的路还很长呢。”

 

 

 

 

 

 

 

大陆东南部,山脉深处,魔女和精灵少年在丛林中跋涉。

“时间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你不觉得吗?”

“哦?”

“明明从我遇到你开始旅行到现在才三年多一点而已,我却已经不想旅途那么早就结束了。我......我一个人旅行已经太久了,久到我自己都记不清......”魔女仰望着被枝叶割裂的天空,眸光涣散,似乎在努力回忆一些很久远的事情“我还能记得一些和我一起旅行过的家伙——现在他们都老了,只有我还是这个样子。人类死去了,龙已经做了母亲,精灵成为了大贤者——就是你爷爷,我还记得他。那家伙因为长得太漂亮在旅途中差点被人鱼那群颜控晚期抢去生孩子——别跟你爷爷说是我告诉你的,他知道了能把我角都掰下来。说真的,精灵我见过不少,但是那家伙的好看是独一份儿......”

魔女絮絮叨叨地回忆过去,却不曾注意到精灵少年眼中满溢的,温柔的笑意。那微笑着的样子仿佛与过去的某个影子重合。他注视着灰色的魔女,那双本就藏有弯月的眼眸似乎又映入了繁星,让人能感觉到一种喜悦,如久别重逢,亦如得偿所愿。

“扑啦啦——”

鸟类被惊起的声音唤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魔女,她回头,却看到了精灵少年的笑容。

“你应该多笑笑的”魔女低下头,伸出手揉乱了精灵梳得齐整的头发“你笑起来就像那家伙一样好看,真的。当初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想啊,光这张脸就配得上全大洋最美的那尾人鱼——就是后来去抢他的那个。真想知道你奶奶是何方神——欸?你怎么了?”

是错觉吗?精灵眼睛里的光似乎突然黯淡了,连头顶的呆毛都失去了精神的样子。魔女想向之前一样摸摸头拍拍背安慰他,却突然发现他已经比自己要高一点了。

“你吃什么了长这么快?你们精灵三百年才成年啊喂!”魔女方了,从腰包里往外掏了一大把解毒药“赶紧把这个喝了!你爷爷做的效果可好了我都没舍得用!还有这个......”

看着手忙脚乱的魔女,笑意回到了精灵的嘴角,他眼中的光甚至比一开始的时候更加明亮了。

“这些你都留着啊。”连语气里都能听出愉悦来。

“现在还笑个鬼哦!你要是出事了我要怎么跟你爷爷交代啊喂!”魔女见他这一副状况外的样子急得都快哭了。

“好了好了,我没事的”精灵顺势把魔女拢进了怀里,像安抚小孩子一样给她顺毛“不要哭啊,小姑娘。”

“我年纪比你大多了!”

“是吗?”

“算上角我比你高!”

“好好好,是小姑娘比较高。”

“不许这么称呼长辈!”

......

结果等到半个月后走出丛林时,魔女已经不知不觉地接受“小姑娘”这样的称呼了。

 

 

 

 

原本,只要再走过一片高原,穿过高原上的人类国家,最后翻过雪山就能到达精灵森林的边缘。但是这一天,魔女在拜访了某位人类学者后停在了雪山脚下。

“那个......你介意我们的旅程有一点点的延长吗?”魔女小心翼翼地向精灵发问。她的表情非常奇怪,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但眼睛里一片平静,什么也看不出来。

“愉快的旅途是不会嫌长的。”精灵似乎猜到了什么。

“走吧,去冒险咯,就像以前一样——”魔女拉着越发接近青年体型的精灵“你果然很像他啊。”她看着他的眼睛,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她直视着那明月,又像是透过那弯月看到了什么别的人。

“当然。”精灵依旧笑着回答,微阖的眼帘挡住了万千思绪。

 

高原内部其实有巨大的空洞,古文明的遗迹就在这空洞内静静等待,等待着穿越艰险的道路来与它相见的生灵。

顺着波涛汹涌的地下河到达怪石嶙峋的溶洞,提灯的光使得这里越发恐怖。魔女的角的影子映在洁白的石幔上,看着这影子的魔女却笑了起来:“你看这个影子,像不像树枝子?”也不管精灵有没有回答,魔女自顾自地大笑起来,尖锐的声音在拱形大厅里回荡。她笑啊笑啊,直到笑出了泪。精灵站在她身后默默看着她,在她笑完后安静地给她擦眼泪。

“你知道吗?”她说“我记得这里。”

“所以你能够找回名字了是吗。”精灵的神情有些微妙,甚至能感觉到一丝丝悲伤。

“放轻松,我不会死的。”魔女第一次主动拥抱了精灵,拍着他的背安抚他,就像曾经他对她做的一样——虽然现在精灵已经可以俯视她了“等我找回了名字就送你回去,顺便去看看那些还在世的家伙——这一次好像终于可以在这美丽的世界上做一次真正的旅行了......太好了不是吗。”

“但我宁愿你找不到名字。”精灵一反常态地把脸埋进了魔女的斗篷“这样我们的旅行就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了......”

“以前可没见你这么会撒娇啊,就算我找回了名字我们也可以一起去旅行啊!而且找到名字你就可以不用一直魔女魔女地叫我了!”

“真的?”

“真的!”

“发誓?”

“发誓!”

“好吧”精灵似乎恢复了精神“我们去找你的名字吧,小姑娘。”

“都说了不要那么叫我了真是的——”魔女佯怒,踢着石块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却也没忘记抓着精灵的手腕。

“把你一个人丢在这么黑的地方会害怕的吧?”“会哦。”“那就抓着我的手吧!我不怕黑,我会带你出去!”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对话呢?已经不太记得了,为什么会想起来?

 

 

魔女带着精灵在溶洞里上上下下,又穿过了危机四伏的菌类的丛林,躲开了巨大的蜘蛛,最终成功地站在了遗迹的大门前。

这是魔女见过最孤独的遗迹,就像是她自己——

朴素的庙宇矗立在高台上,明明经历了千百年的岁月却纤尘不染,周围的菌类和昆虫似乎都对这里敬而远之。

“走吧,去找到一切的真相!”魔女气势磅礴地推开了庙宇的大门,走过长得似乎没有尽头的神道。一路上精灵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好像一旦放开她就会消失不见。

神道尽头的大殿内伫立着雕饰精巧的基座,华美的壁画环绕着它。

魔女牵着精灵的手绕着大厅转了一圈,看过了所有壁画后回到了基座前。

“你找到你的名字了吗?”精灵问魔女。他抓着魔女的手心渗出了薄汗,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不安。

“找到了哟”魔女指着基座上方“就在那里啊!”

精灵顺着魔女的指尖看去,树的影子降临在这处神庙里。

灰色的线扭结成枝条,就像是魔女头上的角。光和尘埃在枝条上汇聚又分散,如同青色的花朵开开合合。

像是想到了什么,精灵猛地扭头去看魔女——相似的光也在魔女身上绽放,那一对树枝般扭结的灰角上也开放了花朵。

“等等!”

魔女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了。

“你说过要送我回精灵之森的!”

魔女的脚消失了。

“你说过要和我一起继续旅行的!”

魔女的小腿透明了。

“你发过誓了!”精灵死死地抓住魔女的手,怒气和慌乱在那双美丽的眼睛里交替。

“但是你也没和我说实话啊”魔女终于回应了他“你就是他吧?曾和魔女一起旅行的精灵族贤者,三日月宗近。”

“我一直记得你哦。”

精灵愣住了,手却抓得更紧。

“喂,三日月。”魔女反过来揪住了他的衣领“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记得你吗?”

魔女的腿已经消失了。

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

“因为魔女她喜欢你啊。”魔女被光芒笼罩的脸上绽放了笑容“魔女她喜欢你啊,三日月。”

魔女以残躯拥抱了已经恢复成青年的精灵,在他耳畔说出了一个名字。

“记住我吧,三日月。就像我记住了你一样。”魔女亲吻了她爱恋了数百年的精灵,与树的影子一同消失在了光里。

“骗子......”光芒消失了,魔女也消失了,独留下俊美的精灵贤者低头站在空荡荡的大厅中。

手里攥着一颗灰色的种子。

评论(11)

热度(32)